您現在的位置:河南質量網 >> 投訴舉報 >> 空殼企業屢屢施騙誰之過

新剑侠情缘3online:空殼企業屢屢施騙誰之過

時間:2016-11-11 15:43:58來源:中國發展網作者:

新剑侠情缘0氪党攻略 www.dwqic.icu 一個名叫黎某青的人,在短短的數年內就注冊成立了12家資本過億的企業,經營范圍涉及旅游、生物科技、金融服務、電子商務、基金管理、貿易、文化和資產管理等領域,總注冊資金人民幣達23億元。黎某青從2008年注冊68萬元經營一家旅游公司起家的名不見經傳的私企老板,到當前經營十多家過億元的跨行業集團化運作的企業家,僅僅從有關資料看,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跨越式非常規發展的傳奇式的成功的創業者,且仍然在繼續對外投資考察擴張產業。

      然而,一起數十萬元的經濟糾紛卻揭開了黎氏集團空殼公司的冰山一角。

借錢創業的莫山紅被騙慘

現年30歲的莫山紅是河南省輝縣市人,一個長期在省城鄭州建筑工地帶工的年輕人,年屆而立之年的小莫做夢都想發財。2014年6月的一天,小莫的朋友宋友亮告訴他說發財的機會來了。宋稱,他承接了輝縣市長城生物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城生物公司)科研綜合樓CFG樁基施工工程,并已經簽訂了施工協議,還帶著莫見到了長城生物公司的負責人黎某青。黎某青爽快地答應樁基施工的全部工程都可以讓宋友亮轉交由小莫來做,工程量大約在七、八百萬元,利潤會高達近二百多萬元。這讓早就想創業發財的小莫大喜過望,以為幸運的女神開始青睞自己了。

他在黎某青的安排下與宋友亮簽訂了一份工程轉包協議,并通過宋友亮交給黎某青35萬元的履約保證金,其中5萬元宋友亮用了,另外的30萬元都交給了黎某青。本以為發財的機會到了的莫山紅告訴記者,其實這是他噩夢的開始。

根據合同規定和黎某青要求,莫山紅做了26萬元的試樁工程施工費、22萬元的試樁樁基檢測費,20萬元的地質勘查費,合計共68萬元的施工費用和30萬元的履約保證金。

莫山紅稱,他做了這些工程后,無數次找到黎某青,要求支付工程款、檢測費、勘察費等。黎某青總共只給了他10萬元的勘察費。更讓他震驚的是,在他的合同沒有解除的情況下,黎某青竟然以他做的工程質量不合格為借口,將他的施工人員強制驅離,并讓其他施工隊伍進場施工。事后,莫山紅才知道,這都是黎某青精心策劃的騙局,這是黎某青又騙了一個施工隊。

由于施工費用和繳納的履約保證金都要不回來,導致莫山紅債臺高筑,背負巨額債務無力償還,他被迫通過各種方式維權討債,但都是無果。

據了解,被騙的人不止莫山紅一人?;褂信崮澄?、干大清包的邱某、干支護的郭某和另一位干降水的郭某某以及裝機師和監理等。被騙的人或單位少則數十萬元,多則至數百萬元不等。

記者通過百度查詢輝縣市長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發現,該公司在今年7月28日舉辦了企業建設奠基儀式,并在輝縣市新聞網等多家網站刊發了上述消息。消息中透露的投資項目之大令人咂舌。據報道,輝縣市長城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投資10億元,規模為國內最大的乳酸生產基地。

9月18日,記者在輝縣生物科技公司科研樓項目附近看到,去往項目大門口的水泥路上曬滿了玉米,項目大門緊閉,工地里一個樁基的架子矗立著,記者透過大門縫隙看到工地上停放著一些施工機械,沒有任何施工跡象,看上去一片荒涼。

附近的一位馬姓村民告訴記者,原來這兒是一個酒精廠,不知道現在是干什么的,已經有兩年多了,又是抽水,又是打樁,都是干一段時間停了,然后又開始干一段時間又停了,安陽、四川等多個地方的施工隊都在這干過,陸陸續續已經兩年多時間了,聽施工的人員說,他們都是因為沒有拿到工程款和工資才停止施工的。

黎某青真的在輝縣市胡橋鄉投資10億元要建國內最大的乳酸生產基地嗎?據莫山紅反映,黎某青在輝縣市不僅沒有投資一分錢,反而利用這個所謂的國內最大的乳酸生產基地基建工程坑騙數百萬元履約保證金。對此,輝縣市胡橋鄉政府的有關領導竟然稱不知道黎某青在轄區內搞了這么大的一個投資項目,而輝縣市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表示,事后了解,黎某青確實是個空殼公司,投資10億元顯然是不存在的。

11月2日,記者試圖電話聯系了黎某青,黎某青都沒有接電話。

記者通過查詢得知,該投資項目根本就沒有申請立項,更沒有予以審批。莫山紅說,他們都被騙慘了,這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當地政府及職能部門集體失聲

對于投資10億元的乳酸基地的基建項目,項目所在地的輝縣市的建設、規劃和土地管理部門以及屬地政府等對此是否知情,是否采取過相應的措施予以查處或規范過建設行為呢。

記者首先來到該公司所在地的輝縣市胡橋鄉政府黨政辦,等了近兩個小時也沒有等到有關負責人介紹情況。記者電話聯系了胡橋鄉黨委書記宋先生,宋書記對該企業的投資行為及基建項目的工程規劃和施工許可等問題不僅不置可否,反而詰問記者是否懂得上述問題該歸誰管。隨后以正向領導匯報工作為由強行掛了電話。

記者又分別走訪了輝縣市建設局和規劃局等單位了解到,黎某青投資10億元生產乳酸的基建項目沒有辦理任何手續。而且主管工程規劃和施工許可的上述部門也沒有對其采取過相應的執法措施。

于是,一個投資10億元的國內最大的乳酸生產基地的基建工程項目就這樣在輝縣市胡橋鄉轟轟烈烈地進行著,而且還在輝縣市新聞網等官方網站上發布了投資項目奠基儀式的新聞,于是六七個受害人前赴后繼、飛蛾撲火一般為該基建項目出資出人出設備,耗時耗力耗資金,但無一例外都被騙得很慘。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管是鄉鎮一級基層黨委政府,亦或是縣市一級的相關職能部門對此都不知情。

      記者手記

中紀委巡視辦負責同志曾一針見血地指出,對重大問題發現不了是失職,發現了問題不處理不上報屬于瀆職。對于胡橋鄉黨委書記反過來詰問記者規劃手續和施工許可歸誰管的說法,記者冒昧地問一句,按照宋書記的反問,記者是否可以理解為但凡這些上面有主管部門的相關問題鄉鎮一級黨委政府都不該管,都沒有責任和義務管。據了解,鄉鎮政府設立的所謂七所八站在縣市一級政府絕大部分都有相對應的業務指導單位,甚至設有垂直領導機構。即便是鄉鎮一級政府沒有設立的相關部門,在上一級黨委政府的機構設置中也有存在或體現。比如鄉鎮一級政府大多未設立或者有派出機構的發展改革部門、質量監督管理部門和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等等。這就意味著鄉鎮有的職能,縣市一級大都會有,鄉鎮一級政府沒有設置的,縣市一級也有設置,對照宋書記的說法,凡事都找對應的上級職能部門,那么設立鄉鎮一級黨委政府又有什么意義呢?我們又該如何理解中紀委巡視辦負責人的講話精神呢?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的說法又是什么意思呢?中央要求的工作重心下移,貼近群眾、貼近基層、貼近實際,又該如何貼近呢?竊以為,一個投資數十億元的國內業界最大生產企業的立項選址和開工建設,基層黨委政府不知情是無論如何說不過去的。要么是基層黨委政府領導太官僚,對治下的民生、對企業的生產,對轄區經濟的發展漠不關心,要么是沒能履行主體責任,要么是放著明白裝糊涂、推卸責任,要么是與涉騙企業沆壑一氣,涉嫌利益輸送。

責編:河南質量  

京師精準 京師精準教育 京師精準 京師精準教育 國家煤礦用防爆電器 河南省礦用機電 中國環保維權信息 鄭州水族網 鄭州水族箱 鄭州大型魚缸 新剑侠情缘0氪党攻略 美麗河南